风起春寒

砌下落花风起,罗衣特地春寒。


一个边缘的边缘的边缘写手,如果看我的文请务必不要带脑子,谢谢!(≧▽≦)
另外,我真的没脑子,有bug直说谢谢!(づ ●─● )づ

还有,本人超超超超级懒,日常年更,且短小。

PS:本人文笔极差,写刀,写糖都像怜怜の料理【神仙看了都会哭「bu

以及,最近正在狂换头像。

喜欢小心心小蓝手和关注XD

【忘羡】xxx和xxx同时掉进水里,你先救谁?

★没有文笔,没有剧情,什么都没有
★人设秀秀的,ooc我的
★忘羡小甜饼【大概】
★如果喜欢,点小蓝手小心心好吗【星星眼.jpg】

1
我:“魏前辈,如果含光君和江宗主同时掉进水里,您先救谁?”
魏:“江澄啊。”
我:“果然是含光……等等,江宗主!”
魏:“嗯哪!”
我(小心翼翼似乎发现什么不得了的秘密):“为什么啊?”
魏:“因为我要和蓝二哥哥泡鸳,鸯,浴啊~”
       他看到含光君走来,拜拜手对我示意一下,边往那边跑去,二人走远前,还隐隐听到一句,“哎呀蓝二哥哥我真没勾搭小姑娘啊,你听我解释……”

2
我:“含光君,如果魏前辈和泽芜君同时掉进水里,您先救谁?”
        他凝眉,似乎是在思考,不到一盏茶的时间,开口,
蓝:“犯家规第三千五百二十一条,抄《雅正集》三遍,我亲自查。”
        我刹那间呆住。家规?第三千五百二十一条?什么东西?我赶忙从桌边拿起雅正集,一个劲的翻,第三千五百二十一条赫然在目:勿问无用之事,勿思无用之物。嗯?三遍?我哀嚎一声,趴在桌子上,带着哭腔道,“恭送含光君,晚辈会在明年将其交与您的。”
含光君看着我的样子,说了一句魏婴。我一愣,“啊?”
        他并未再理会我,拂袖,向门外魏前辈走去,魏前辈问:“蓝二哥哥,你怎么欺负人家啦,看把小姑娘折腾的,都要哭了。”含光君回答:“触犯家规,自当受罚。”我满怀希冀的望向魏前辈,希望他能帮我求一下情,只听他清咳一声,刚要开口,便被含光君面无表情地打断:“未经允许私自与女辈接触,雅正集一遍,由我监督。”
        魏前辈愣了一下,随即对我做口型道:“我也自身难保啦。”之后,他手臂一揽,搂住含光君,笑道:“咦?我怎么闻到一股子醋味呢?呀,是谁家醋坛子打翻了啊?诶,含光君身上怎么有一股酸味呢?”说着他还装模作样的往含光君颈边凑了凑,嗅了一口:“呀!是我们家的醋坛子啊,走走走,快回去把醋坛子扶回去。”
        于是我就这样目送着他们越走越远。
        于是我就被迫吃了一碗狗粮并抄三遍雅正集。
        【内心:雅正集,雅正集,滚!(╯‵□′)╯︵┴─┴】
        后来,他们在藏书阁抄书时又来了个抹额play我就不提了。emmmmmm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我发现我的文字数真的很少,特别少,少的要命,嗯,在此恬不知耻的艾特一下桌桌【如果桌桌说我们不熟那就好玩了】 @肾虚的掀桌子 

至此,献上。

评论(7)
热度(50)

© 风起春寒 | Powered by LOFTER